花样老师,小朋友心中最爱

       小曼,系浙江省台州市一家舞蹈中心的舞蹈老师,面容姣好,笑起来相当甜美,深受小朋友的喜欢,小朋友们都热情地称呼她为花小曼。
       每个假期的早晨,斜斜的阳光透过窗幔射进舞蹈房,灰尘的颗粒清晰可见,看着她带着一群天使舞动的样子,只感觉岁月静好。如果不是民警找上门来,你很难把她和一个“惯偷”联系在一起。
从小,小曼父母经商,家境优越,小曼是家中独苗,父母恨不得把星星月亮摘给她,满屋的芭比娃娃,深受小伙伴们羡慕。为了给她提供最优质的教育,四岁时,父母把她从老家送往上海学习舞蹈,租了房子,请了保姆,家对她来说,只是空荡荡的房子,无尽的黑夜。 10岁时,父母离异,这个原生家庭给她的除了物质真的不能再多一丝一毫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随保姆去小超市,看到阿姨抽屉里的小灵通手机,一时起意,就顺手拿走了,紧张而略带小刺激,事后竟没被察觉,该小灵通还一直锁在她的柜子里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据她母亲说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这样的过程,被抓,赔偿损失,求得原谅,表示悔过,下次再犯,再赔偿……
    上学期间因病理性盗窃被劝退学,后受聘于台州某舞蹈培训机构,因盗窃被行政拘留2次、判拘役2次。
2018年1月的某天,小曼来到台州某商场一楼某专卖店购物,萌生盗窃念头,趁店内工作人员不注意,将该店内的2件毛衣和1件大衣顺走,总价3000多元,后退赔6000多元,并取得店长的原谅。
2018年2月15日,正处于监视居住期间的小曼来到某超市,取走饼干、糖果等零食后未付钱离开。次日,又拿走矿泉水、巧克力等被超市保安人员抓获,经清点价值130余元,母亲称小曼有病遂又加倍退赔人民币600元并取得超市谅解。
 
病理性盗窃,了解一下
 
从司法实践看,“病理性盗窃”案件有一些不同于一般盗窃案件的特点:
第一,犯罪嫌疑人一般具有正当的工作与稳定的收入,生活无忧,而且个别案例中的犯罪嫌疑人还是当地知名人士,社会地位较高;
第二,犯罪嫌疑人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,见到他人物品时情不自禁想窃取,盗窃成瘾;
第三,被盗物品多样,不仅有价值较高的物品,还包括一般的生活用品、衣物,此外,有些犯罪嫌疑人盗窃成功后不会使用或出卖窃得的物品,而是将物品摆放在一起欣赏。
因此,这种盗窃的社会危害性比一般盗窃行为要低。检察官建议,对病理性盗窃的法律制裁,可以进一步明确相关条文,尤其是进一步完善相关司法鉴定程序,这样既能给这些“病患”以改过自新的机会,也能防止个别人利用法律漏洞规避法律追究。
 
    当天她母亲和检察官说道:怎么办呢?我现在又能怎么办呢?除了加倍赔偿,给人赔礼道歉,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。我在她身上花了上百万的钱,没想到结果是这样……”。本来,该案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也没有必要询问她母亲。
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刘志刚很想做点什么,通过了解,想尽量轻拿轻放,给她母亲一点点宽慰,给更多家庭一点启示。
 
    一个简单的盗窃案子,没想到折射出那么多的家庭问题,缺少关爱的原生家庭,父母离异的再度打击,你给孩子物质上的富足,根本无法弥补这个精神黑洞。多点陪伴吧,很多长大以后的果,都是童年种下的因,而后悔当初已没有当初,如果可以重来,你又将如何选择?
 
    据了解,小曼系自首,经鉴定系“病理性盗窃”,同时被司法鉴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,公安没有报捕;鉴于上述原因,在检察阶段,办案检察官想尽量轻拿轻放,依据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应当负刑事责任,但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原则,对其在超市偷拿零食饮料的小数额部分没有指控。该案将于8月3日开庭审判。
 
来源:检察日报